半落青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划掉)继续努力!

【刀剑乱舞】将军令(六)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 #重度OOC#


“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为何而来,为何而去?”
“为来而来,为去而去。”
身着蓝色华服的青年大笑几声,缓缓道:“如此无牵无挂之人,当今还真是少见。”能够阻挡神明探寻梦境的人,也是少见。
似昏迷,不是昏迷;不似清醒,是清醒。
梦境有黑色的浓雾笼罩,使人无从探索深处的污秽,阻挡了神明渴望探知的脚步。
有一少年,黑发如丝,玄色狩衣与周身黑雾连成一片。飘飘浮浮似没有实体,声线清澈却像利骨一样划过人的耳膜:“过奖过奖。倒是您,怎的有闲心来我这地,三日月殿?”
被唤作三日月的付丧神理了理因强行破开梦境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毫不在意地应答:“这不是老人家等了太久,好奇心太强了嘛。您也要知道,老人家成天闲着,总是会忍不住想要玩儿会。”
“这便是您闯入我梦境的理由?”语气带着笑意微微上扬,
“或许是吧,老人家觉得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先走啦。”三日月站起身来,向着身后被他强行闯入而破开的梦境裂缝走去,“对了,您还是早点醒来的好,毕竟本丸可不会平安太长时间,大家伙都在角落蠢蠢欲动呢。弑主不是个好习惯,对于我们来说却十分受用不是吗?”
前鹿目送着闯入者大摇大摆地离去,嘴角的弧度生出一丝寒意。
弑主?真是个不错的想法。
慢慢吞吞地将裂缝修补好,前鹿的目光却久久地凝在了黑雾上,喉咙不自觉地发出了细微的笑声,怪异而又尖锐。

【刀剑乱舞】将军令(五)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 #重度OOC#

捧一杯茶端坐庭院,身旁是小短刀们的嬉闹声。万叶樱不知何时竟已长出花苞,在枝头颤颤巍巍地像是裹不住里面的一片春光灿烂要倾泻出来。
太刀付丧神轻笑一声,指尖拈起一片草,放在手里慢慢揉捻着。
“三日月殿,怎的有此闲心赏景啊?”树杈间,一只白鹤倒挂下来。
“此等良辰美景,老人家觉得不应虚设才是。鹤丸殿倒是如何解脱了'那位大人'给您设下的禁制?”被唤为三日月的付丧神不客气地怼上了挡住他看风景的鹤丸。
鹤丸额角青筋暴起,从枝桠间纵身跃下。一时衣袂翩翩,如白鹤起舞。
待落地后,鹤丸国永笑嘻嘻地反怼:“我看三日月殿也好不到哪去,捧着个空茶碗装甚么风雅之士,咱都为污浊泥潭中的蛆虫不是吗。”
然而老人家就是老人家,丝毫没有被戳破伪装的羞恼和慌乱。微微眯起眼,半晌才从唇缝中吐出几个字:“这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嘛。”
鹤丸国永看着抿了一口并不存在的茶的失智老人,大笑几声而后快速隐去在三日月宗近的视野里。
落入碗底的樱花花瓣,苍白得像是一次吐息便会被碾为粉末。就像,人类的生命和……他们的性命对于审神者。三日月宗近盯着花瓣有些出神,而后再次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凉薄。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希望早点见到“那位大人”啊,老人家好久没有这么迫不及待过了呢。

【刀剑乱舞】 将军令(四)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 #重度OOC#


         五虎退愣愣的被人打横抱在怀里,庭院破败的景象在眼前飞速掠过。木质地板由于年久失修,在少年快速的跑动下濒临破碎。

 

       “大,大人,请放我下来......”五虎退怯怯开口。

 

         前鹿装作没有听见,直直地朝着某个地点奔去。明明是第一次来,却对这里面轻车熟路。

 

         五虎退缩在前鹿怀里,看着掠过的景象,猛然想起了什么,心里一惊,忍不住浑身发颤。

  

         就是这吗?前路停下脚步,立在一扇木门前,门后传来的恶臭实在是很难不让人生疑。

 

        从踏进这座本丸时就发现了。

 

       灵力浓郁得不正常。

 

       可疑。

 

      前鹿退后几步,向前冲去。

 

     “大人!请停下!”五虎退猛地一挣,摔在了地上,却什么都没能阻止。

 

        少年飞起一脚,将门踹开,房间里骇人的景象暴露无遗。

 

        完了。五虎退呆呆的坐在地上,垂下了头。

 

        又要被抛弃了。

 

       这座本丸的前几位审神者被钉在墙上,锁链缠入他们的手脚,甚至陷进了肉里。血液顺着铁锁流向正中心放着的刀帐。

 

      原来如此。

 

     用血液中残存的灵力维持着本丸吗?

 

       前鹿压下骨子里翻涌着的兴奋,笑着看向跪坐在地上的付丧神,悠悠开口:“五虎退啊。如果我接手了这座本丸,会落得相同的下场吗?”


     “不会的!”五虎退猛地抬起头,“大人,是个温柔的人。所以,我相信大人!”


       前鹿俯视着那用无比虔诚的眼光望着他的付丧神,无声地勾了勾嘴角。


       是在嘲讽吗?嘲讽明明身为神明,却对他人如此信任?


       可是多久没有体验过了呢?这种被信任,被需要的感觉。


       沾满血污的手没入小老虎柔软的头发里,抬脚,坚定不移地向着那被锁链捆缚之物走去。


       原本泛着金色花纹的刀帐在重重血迹的遮盖下变得污浊不堪,却还若隐若现地浮现出奇怪的符文。

       

       原来是这样。

   

       以血为契,沾上血液,便失掉神格。


       本丸的灵力之源,却成了污染之源呢。


      只要毁掉,就好了吧?

 

       透着白光的细纹爬上铁锁,布满了锁链。


       破!


       灵力斩,生灵复;光所及,清洗污秽!


       一期一振循着白光闯进房间,却被毛绒绒扑了一脸。


       “一期尼!小老虎门,都活过来了!”五虎退被小老虎们扑倒在地上,兴奋地叫着。


       “一期一振。”少年倚着窗棂,逆着许久未曾照进来的阳光,宛若真正的神明。


       “愿为吾效忠否?”


        “一期一振,誓死效忠吾主。”


          下一秒,少年如纸片般倒地。


         “主!”一期一振猛地冲了上去。


           被鹤丸国永刺穿的伤口流出暗红的液体,染红了付丧神洁白的手套。


         “交给你了。”少年说。纤细的手指落在地上。





 

    

【刀剑乱舞】审神者有心上人了?!(二)

关于审神者告诉刀剑们有心上人了。



第一章走这里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啊,是这样吗?尽管这样,还是有所不甘......啊,什么也没有,恭喜主公!嗯,什么?主公的心上人......耳朵会很红吗?请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


今剑的场合

    “诶,主公的心上人吗?听到这个消息真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哇,原来我是主公的心上人吗?太好了!我也喜欢主公!”


石切丸的场合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为主公祈福的,祝您幸福......嗯?是个玩笑?看来主公又需要驱邪消灾了。”

【刀剑乱舞】 将军令 三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重度OOC#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期一振举起自己布满细碎的裂痕的刀,失控地冲向审神者。
 

    “这幅样子,给弟弟们看到,可不太好吧?”黑发少年轻笑,一个闪身,毫无声息地夺走了一期一振手中紧攥着的短刀,催动灵力对其进行修复。
     

       一期猛的想起自己的弟弟,被一个个折断,刀解,就连五虎退刚刚也……现在审神者手里握着他的弟弟,不能激怒审神者,不能……
 军装身影摇晃几下,跪在了地上,失神地垂着头。
 

     “咦,一期尼,你没事吧……”
 耳畔突然响起五虎退软软的声线,付丧神激动地抬起头,失口喊出:“退!”
    

       修长的手指捂住小老虎的眼睛,嘴角绽出一抹微笑:“哦呀哦呀,一期尼不要大喊大叫哦,我可是很胆小的呢~”搭在小老虎脖颈上的手轻轻按了按,用灵力划出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

       一期一振染上红色的双眼怒瞪着五虎退脖子上流出的鲜红液体,终究是不甘地以臣服之姿低下了头。

       前鹿满意地点了点头,松开了制着小老虎脖颈的手,下巴抵在付丧神重新变得柔软的头发上蹭了蹭,半晌才懒懒开口:“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你在我就职期间保我周全,我助你找回小短刀们,咱井水不犯河水,监察者来的时候一起演个戏,有刀剑受损立刻手入,你看成不?”

        付丧神有些犹豫地摇晃着开口:“可是,可是……”

        少年显然是不耐烦了,扔下一句“想好了来房间找我”后抱起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小老虎以堪比极化短刀的速度离开了这个被暗堕气息围绕之地。
 

      在审神者离开的一瞬间,一期一振恍惚看到,心爱的弟弟脖子上被划出的伤口不知何时已悄悄愈合,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

        那么,就再信任一次人类吧。一期心里想。

         前鹿抱着五虎退飞快掠过屋外两个定格的付丧神,嘴角的弧度又增加了一点。

        计划通✔️
 

【刀剑乱舞】审神者有心上人了?!(一)

    关于审神者告诉刀剑们有心上人了。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老爷爷不才,没能一刀砍死小家伙的心上人,取而代......哦呀哦呀,原来老爷爷就是小家伙的心上人吗?真是受宠若惊呢。哈哈,小家伙烧红耳尖的样子真可爱呢~“


    明石国行的场合

    ”呵欠,我没有多大才能,没能一刀砍死主公的心上人,也没能取而代之,没办法,真是没干劲啊......哦?主公的心上人居然是我吗?好吧,我也稍微打起点精神来吧,不过可不要对我抱太大指望啊。“


    龟甲贞宗的场合

    “啊啊,主上的心上人吗?明知我无法将其斩杀却还要告诉我,我的心可是随着主的话语波动啊啊啊啊啊.....这又是新的play吗?主人?为何离我而去啊,主?放置play玩多了我会感到很痛苦的啊~”


【刀剑乱舞】 将军令 二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重度OOC#

“哎呀呀,被认出来了呢。”猩红在白袍上蔓延开来,鹤丸笑着,另一只手大大咧咧地搭上了少年肩头,“走走走,带你去见见大家。

两人的脚步踩在厚厚的黑泥上,枯败的叶片被轻易地碾碎,发出吱啦吱啦的脆响。谁也不曾注意,在少年落下脚印之处,悄悄张出了嫩绿的新芽。

以腐烂之物而诞生的生命。

审神者低垂着头,意味不明地勾起了一抹微笑。

“前鹿,我的名字。”少年突然开口。

感到身旁高大的男子身型一顿,嬉笑着,带有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前鹿?”
“诶。”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恶作剧得逞的喜悦。
废话,他可是知道言灵的威力的,即便再怎么大大咧咧,也不会轻易地把名字告诉一群暗堕的付丧神。
白色的付丧神低头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审神者,也并不会困惑。刚被他插了一刀后还能够波澜不惊地与他谈笑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地把自己的真名交付与他?
“到啦,大家都在这里面了。”身前高大的付丧神停止脚步,回头看着那个对于他来说略显娇小的审神者。
哎呀,有埋伏呢。前鹿意识到了门后潜伏着的短刀,却是毫不在意地推开了门。
“啊哈哈,在你上面哦!”
白色的天狗从房梁上跃下,锋利的短刀直直地刺向审神者脆弱的脖颈。
短刀势如破竹,却在距离他一厘米处怪异地截住。
纯净的乳白色灵力在审神者周围形成一道屏障,挡住了锋锐的刀刃。
“用灵力凝结成的屏障吗?真是厉害呢!”虽然明知无法击穿,却还是兴奋地挥刀不断向前砍去,孩童般的脸上挂着恶魔的笑容。
一丝恶臭在庭院里蔓延,浓浓的,带着杀意的,暗堕的气息。
看来得让你暂时失去捣蛋的能力才行了呢。审神者眼睛闪了闪,沾满血污的手在付丧神额头上轻轻一点,周身的灵力立刻转到付丧神身上,将他捆住动弹不得。
鹤丸看见今剑突然停住,心里一紧。刚想拔出自己的本体,却发现自己也动弹不得。
两个付丧神眼睁睁地看着脆弱的人类走进房间,却被滑稽地定在原地,又愤又恨,却什么都做不了。
审神者寻着暗堕的气息推开了一扇极其隐秘的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抬脚走进了内间。
水色短发的军装男子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把名为五虎退的短刀,无意识地发出低吼,周身环绕着黑色气息。
发觉了来人,猩红色的双眼怒瞪着人类,似乎下一秒就要将眼前这个微笑的“怪物”撕碎。
“这样子真是很惨呢,一期一振。”少年略带嘲讽的话语在房间里响起。


【刀剑乱舞】将军令 一

#文笔废##十年更一回##男审##带弃坑可能性##all婶向##重度OOC#



“咔,咔,咔……”
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清脆的声音,在空空的走廊里回荡。
“编号1076,准备好了吗?”
一道冰冷的女声在走廊尽头响起。
“嗯~请温柔一点哦,这位漂亮的大姐姐~”
黑发少年愉悦地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
“……”
少年并不在意,柔声说:“那么,请开始吧。”
涂着精致指甲油的手指在一旁的仪器上按了几下,耀眼的白光突然充斥了所有空间。
“编号1076,任务,净化暗堕本丸。”冰冷如机器人般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能听见的只有仪器发出的嗡嗡声。
再度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败的庭院,散发着浓浓的,暗堕的腐臭味。
“大人您好,我是引导者狐之助。您将要接手的是一个暗堕本丸,请小心,不要被玩坏了哟。”
小小的黄色身影轻巧地跃上少年的肩头,软软的声线像似在撒娇一般,可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哧。”
少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装作乖巧模样的小狐狸。指尖传来的毛茸茸的触感让他欣慰地眯了眯眼。
伸手,推开那残破的木门,木门发出的声音怪异而扭曲,像是,来自地狱的哭号。
眼前突然降下一抹白色的身影,随之便是肩膀的刺痛以及一片猩红。
“哈,被吓到了吗?”一双血瞳紧紧地盯住了面前那个脆弱的人类。
就好像,一只发现了猎物的,饥肠辘辘的猛兽。
等等,不太对。
他居然完全没有被吓到?
少年漆黑的眼底还是像一滩死水一样,没有丝毫波纹。
纤长的手指搭在了紧握着剑柄的手上,轻轻地抓住,将利剑一寸寸地从自己身体里抽离。
“捉弄别人可是不好的哦。”抬手捂住源源不断流出鲜血的伤口,嘴角弯了弯,脸上毫无恐惧之色。
银发男子将太刀扛在肩上,丝毫不在意一身雪白的衣服被刀上的血迹染成红色。:“啊哈哈哈,你好,新来的审神者,我是……”
“一身雪白的衣服,染上红色的话……”少年垂着眼眸,打断了来人的话语,“会变得,很像鹤吧?”一抹灿烂的笑容突然绽放在清秀的脸庞上。
“是吧,鹤丸国永?”